罗瑞卿和林彪的矛盾的由来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3日
       罗瑞卿与林彪冲突的由来 作者:文祥 1965年是毛泽东与林彪结盟的开始。当时,

用毛泽东后来的话来说:“从天津到南京, 基本上没有人听我说的话。”毛泽东中央大谈修正主义威胁, 但几乎所有地方官员都不为所动, 小平控制下的中央书记处甚至没有传达毛泽东讲话稿。那个时候, 除了上海和解放军, 其他地方都成了毛泽东眼中的“独立王国”。在解放军中, 还有一个林彪提出的关于罗瑞卿的问题。就这样, 毛林结盟的开始, 就是清理军队内部, 使其完全服从毛泽东。洛瑞卿的厄运自然在所难免。
       罗瑞卿在历史上与毛泽东、林彪有着深厚的渊源。从古田会议开始, 毛泽东就开始着力培养这个魁梧老实的“大儿子”。很多中央领导同志都说过, 罗瑞清基本上可以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毛泽东的“影子”, 毛泽东走到哪里都有罗瑞卿。毛泽东说:“天塌下来, 罗大儿子扶着他。”紧绷的四位重要领导干部。罗瑞卿可以说是忠于毛泽东的。在建国后毛泽东犯下的一些错误中, 罗瑞卿的身影也经常出现在那里, 比如庐山会议。不过, 无论是举报黄克诚等人联手, 还是追击军部俱乐部, 罗瑞卿都看在眼里。这是对毛泽东无比忠诚的表现。现在, 可以说, 忠诚的封建愚昧, 在洛瑞卿的身上十分明显。当然, 这种思想不仅体现在罗瑞清身上, 也体现在周恩来、陶铸、陈毅等其他领导同志身上。但是, 罗瑞清有一个底线, 那就是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不能庸俗化。这是洛瑞卿一直坚持的。 , 罗瑞卿在历史上做过很多错事, 也说过很多错事, 但这不能否认他对正确观点的坚持。自从林彪开始宣扬政治, 吹捧毛泽东, 鼓吹宣扬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后, 罗瑞卿基本不配合。林彪也很佩服罗瑞卿, 用得也比较频繁。林洛的蜜月始于1959年, 1961年达到顶峰。第一次庐山会议后, 林彪亲自提名罗瑞清担任解放军总司令。军委秘书长, 继黄克诚后, 林彪对刘亚楼说:“几位将军, 病、老、老、死, 没有罗瑞卿, 我能用谁?”罗萌萌说:“苏联人视斯大林为父亲, 我们只称其为父亲是不够的, 我们只能将林总统和总司令(罗瑞卿)视为父亲。”这个令人作呕的比喻出自吴法宪之口, 绝非偶然, 也反映出林洛当时的感情还算不错。叶群经常邀请罗瑞卿去毛家湾做客, 罗瑞卿却拒绝了叶群的位置是按照叶群的意愿处理的。随后, 洛瑞卿便去找林彪解释。叶群也对罗瑞卿道:“林总喜欢首领坚守原则。”叶群和罗夫人郝志平说:“林总从来不来, 有空就来这里坐坐、打牌、聊聊等, 给林总解脱。”即便在林洛矛盾激化之后, 林彪依然继续支持罗瑞卿, 直到1965年两人关系结束。1960年是林洛关系最好的时期, 也是矛盾和裂痕开始的时期.林彪提出了将军队变为马匹的建议。洛瑞卿不同意。他和谭政等人表示, 虽然不能照搬苏联的套路, 但国防现代化还是很有必要的。以前的系统不能说已经过时, 但也需要彻底改变。骡马能否打现代战争, 不是一个人的最终决定。谭政因为不注重政治被林彪打下台后, 罗瑞清对毛泽东和罗荣焕说:“谭政只犯了一些错误, 以后可以继续工作。谁不呢?”犯错?林总也有错。”最让林彪生气的不是洛瑞卿的话, 而是洛​​瑞卿与贺龙和叶剑英的亲密接触, 尤其是他与贺龙关系的升级。贺龙曾在延安整风期间, 因妻子薛明, 与林彪夫妇一起放假。后来, 双方都回避了这个话题。叶群曾对薛明说:“忘掉过去,

风起云涌, 只要你以后不留在这里。背着我叫我, 我们两个还是最好的。”看来他没有忘记, 还要再指点贺龙。十九十六两年秋, 中央根据叶群和专家的意见, 批准林彪痊愈。恢复期间, 贺龙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 罗瑞清协助贺龙。次年5月7日, 林彪让秘书给罗瑞清打电话说:“我现在身体不好, 别想我的意见, 一线领导多做决定。
       委员会成员做出决定, 然后在做出决定后报告。”田野群给罗瑞卿发信息:“我们这里是病人, 不能陪酋长钓鱼爬山, 请有时间让酋长坐下。”他没有叫瑞清同志, 而是说是局长。他曾经陪贺龙钓鱼爬山, 用叶群的话来说, 这就是爬山钓鱼的由来。 1963年7月, 林彪对罗瑞卿说:“现在贺龙做了很多事情, 看来他的威信很高, 我们威信不好, 因为我们不是南昌起义的领导者。”洛瑞卿印象非常深刻。林先生紧张小花的时候, 你怎么看?萧华自然明白林彪的“抱怨”, 他指了指罗瑞卿:“林总觉得你和何总在工作上接触比较多, 而不是和其他老板交流意见。” (《小花回忆录》) 罗瑞清 与叶剑英的接触来自于大赛和郭兴福的教法, 罗瑞清在工作汇报会上多次公开称赞叶帅是“我军少有的英才”。 “根据当时总督察组给中央军委的报告, ”罗瑞清同志协助叶剑英副副倡导组织全军开展群众性军事训练。群众训练演习。他多次入伍, 考察调研, 召开现场会议, 组织汇报演出, 推广先进的教学方法。按照毛泽东关于从困难、从严、从实战需要训练部队的指示,

强调军队的政治指挥和训练现场的思想政治工作;他强调, 指挥员要做到“四会”(说、做、教)。
        , 会做思想工作);士兵要成为“小老虎”, 必须刻苦练练。他还及时提醒部队, 要注意防止和克服一些形式主义和奖杯主义的偏见,

注意工作与休闲相结合。通过这次群众性训练演习, 部队的军政素质明显提高, 我军取得了建国以来最好的训练成绩。毛泽东看了北京和济南两地部队的军事表演后说:“很好, 要在全军普及, 要抓紧安排。这项工作要抓紧做, 这是一次很好的合作。叶剑英和罗瑞卿, 在此之前, 罗只向林彪汇报, 林彪后来说罗不安, 1960年代, 林彪“显政治”的特点是在整个军队运动中, 罗瑞卿没有出局喘不过气来, 却与林彪发生了侧面冲突。1964年, 林彪在军委会议上说:“军训太突出, 占用太多时间。 , 军政工作比例有些失衡, 对政治产生了影响。 ”罗瑞清插话道:“1964年的军训工作, 是建国以来最好的一年。”他也是这么说的。会后, 他和肖华等人说, “愤怒可以不被发泄。
       只是不要泼冷水。”林彪在会上也表示:“军训不能影响政治, 相反, 政治可以影响别人。 ”洛瑞卿道:“急不得。林彪谈到政治和军事的比例:“政治不堪重负, 一切都不堪重负, 军训也不堪重负。政治不好, 来来回回打, 军事有什么用。”而罗瑞清当时就指出:“红色和特殊的关系是辩证的。政治好的时候, 其他的工作都要做好。政治工作要保证培训和各项任务的完成。否则, 每天突出政治, 业务工作总是完成的。”不好, 不够高,

这就是毛所说的空洞的政治家。 ”罗瑞清还对贺龙等人说:“军事技术难生存, 打仗可能会倒退。”林彪引以为豪的作品《学习并运用毛泽东思想》问世后, 罗瑞清居然表现出了难得的冷漠 针对林彪的高潮论, 他以解决问题的态度指出:“难道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就不再发展了吗?罗瑞清在审阅解放军通讯社稿件时, 看到稿件上写着“巅峰”和“最高最活跃”两个字, 就把它删了,

并在旁边写下指示:毛知道, 不同意这样的提法。六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