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辽宁路”小吃——天津饮食文化探源之一(转载)(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9日
       回想起来, 天津小吃或传统餐饮最辉煌的时代是1984年到1992年。那个时候老一辈的师傅还没有退休, 改革开放后来的人也有一点钱, 但它们不像现在那样“开放”, 假货也很少。
       说说辽宁路的小吃吧。从东方。哈尔滨道口有一家徽菜馆。它卖的馄饨叫“绉馄饨”, 后来改为“富丽记烤鸡”。最让我难忘的是,

一位厨师直接在墙上用红漆写下了“富力记烤鸡”。一面墙上没有错别字, 很欧式。那时, 我正在努力学习书法, 非常羡慕。去华中路的“鸿业酒家”时, 只有两个人。一名中年妇女管理着袋子。所谓馄饨, 是用鸡蛋和肉做成的, 肉是丸子。汤是提前挂好的, 里面放了三块“蚌”在快餐华中路口对面, 外贸五矿的合资快餐店, 天津快餐鼻祖也卖馄饨, 还有西餐式餐包。一套2元多, 感觉太贵了。 “培根叉烧鱼肉鸡”当时还很新鲜,

怎么带头发吃?等等, 后来改成了“华旭商厦”, 那些江南风味后来搬到了“冠盛园”, 却失去了精髓。对面的“康乐”有一阵子卖熟粽子, 新鲜水果, 宁波, 小圆子, 当然还有冰糕。国家饭店的冰糕也与之竞争。呵呵, 这要是算早了。再往西, 有“永庆”馄饨和烧卖。 “天宝楼”最擅长“粉肠”, 然后就有了《青酱肉》一开始就在那里发, 跟我提青酱肉很麻烦, 所以也是天宝楼最贵的。我记得当时才10元一斤, 数量也不多。 “天宝楼”西边, “津京小吃店”万顺城, 是当时的清真店铺。早上卖锅巴菜。
       那里的喇嘛饼、稀饭和小豆粥都是特色菜。后来, 二楼设置了炒菜。路北侧, 草鸡驴肉、月生斋、大金海鲜水饺改成“城营楼”分店。很多,

但并没有持续多久。转身到长春路的“川苏酒家”, 早前02元就卖了一碗馄饨, 算是当时最超值的了。除了馅料比“红叶”略小, 里面还加了芝麻, 好吃又有点抗拒。 , 负责馄饨的人是一位老人。在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之后, 当我看到我和我的同事来时, 我总是放更多的海藻。此外, 还有竹笋和包子。现在想起扬州的“三丁包”。它们非常好吃。它们每个售价014元。
       他们每天只做两个锅。七点以后就不能吃了。 7点钟吃馄饨。四十岁以后几乎没有。川苏对面最有名的“天津烤鸭店”就是“鸭油包”, 还有浓浓的绿豆粥和芥菜丝, 不过油腻太多吃不下。烤鸭馆对面是当时天津第一家清真餐厅“延宾楼”, 但繁华的南市的“延春楼”和“宏宾楼”却没有它的实力。那里有“恩生”牛肉蒸饺。后来才知道, “恩盛”就在“盐滨楼”旁边。合营的时候, 也叫恢复老传统, 晚上我们总是去吃饭。后来, 2006年, “盐滨楼”又恢复了一段时间的橱窗卖, 当时参加的人并不多, 现在也没有了。盐滨楼旁边, 开了一家“老传统”的清真餐厅, 主要卖羊肉。再往西, 全业场保健中心, 在“辽宁路惠民食堂”旁边, 有炒菜、羊肉汤、蒸饺。在烤鸭馆的西边, “喜来香”山西面馆开了一家“牧童馆”, 专门做羊肉汤。我一直在那个时候写和发表文章。五人三四十块钱, 这样以后客人的名字就叫“牧童”了。保健所对面的“鹿记面馆”, 我忘了再往西是什么了, 但有一种“泡丝”在那里卖了一段时间。面包夹着香肠, 再裹上鸡蛋和面条。泡沫是油炸的。非常爱吃。几年前我去了辽宁路, 除了“天津烤鸭店延滨楼辽会”, 那些小吃全没了。最气人的是, “万顺成”的名字改了, 却是从回族变成了汉族。不知道这次的辽宁路小吃街会是什么样子,

但肯定不会有什么老东西了。当时是堂食餐厅, 有一定的公众利益。如果不是公司的规定, 我们都不愿意早起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这可能是传统小吃在大型餐厅逐渐消失的原因之一。题外话, 1990年代初的《成影楼》“我在滨江路的时候, 还早早地在传统的天津举办了一场‘天津早茶’, 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晚会。后来人流越来越少, 支撑不住了。现在天津最丰富了。”小吃还是早餐, 应该算是美食街的“红色天空”吧, 连北京都没有这样的地方, 但利润不高, 而且常年不装空调, 据说用不起电, 装修后房租涨到3块钱一平米一天, 他们受不了了, 后来降价维持到今天。来自辽宁路的小吃, 可以看到天津“东西南北”城市的文化特色。可惜现在同质化严重, 或者太有特色, 不能被大众接受。说起来, 小吃是最难忘的, 但在经济利益的影响下, 单品难免会走下坡路, 也只有生存下来的那些高利润的东西, 我们先来说说。辽宁路小吃街开业后能存活下来的, 就是肉串和台湾小吃, 一般10元一个。我希望不会, 我希望我能回到我的童年。回忆, 而不仅仅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