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过调查就拘留精神病人,人性何在?公理何在?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1日
       驾驶员 D*, 后座乘客 D**。 2011年7月25日0时40分左右, 骑摩托车经过清水竹义卫生院时, 奉节县王家坪站台上的两名交警要求我们停车检查。我给他们看了所有的文件, 它们都很完整。交警同志见没办法对他处以罚款, 便说:“后座不戴头盔, 就要被强制扣车。”我们立即向交警同志解释:“我们忘记戴头盔了, 请不要扣车, 时间不早了, 我们怎么回家?要求当场处罚或者扣留身份证去明天大队来接他们, 不管是什么处罚, 让我坐车回家。”两个交警不听我的解释, 开罚单, 强行扣车。三天后去取, 然后就可以赚停车费, 小车30元/天, 摩托车20元/天。后座的姐姐着急了。强行扣车, 她抱住了摩托车的头部(她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 当两个交警看到她抱住车头时, 说:“你会以妨碍执行公务罪被拘留。 ..”姐姐受不了刺激, 没怎么看书, 听说车子要被扣押, 她更加着急了, 当时我怕她受不了恼火, 所以我告诉他们扣车, 让他们去把它。我会在两天内把它捡起来。还没来得及跟姐姐解释, 交警就忍不住一瞬间将她从摩托车上推开。他用力把她抱起来, 倒在地上(头先,

眼睛镜子飞得很远很远, 她脚上的鞋子也掉了), 我赶紧拿出手铐, 用膝盖抵着她, 给她的手铐上手铐。我心痛地看着姐姐被他们摔倒在地。他们像对待美国恶魔一样软弱地虐待她。给她戴上手铐的时候, 她疯了, 咬了交警的左手(在县中医院治疗后, 我听到她说:她当时头着地着地。 ) , 眼镜掉了, 高度近视, 什么都看不见, 什么都不知道, 只觉得狗在抓我, 她的手动不了, 就咬着它她的嘴)。
       就这样, 她不情愿的被交警抬上了警车(Yu F1853)带走…… 1点30分左右, 我们到了交警大队, 只见可怜的姐姐趴在地上, 满身伤痕, 气喘吁吁。 , 满地血汗, 我们再次对交警同志说:“她有精神病, 不能被刺激”, 希望他们手下留情。交警同志没有给我们解释(姐姐为什么受伤这么多), 我们很不解,

问他原因:“一个好人为什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无缘无故地受那么多伤?时间。”但他们也说是她自己做的, 他们对这件事的态度从头到尾都是咆哮着尖叫, 更不用说给我们任何合理的解释了。从开始到现在, 我们一直在向交警同志解释:“她有精神病等疾病, 不能再刺激了,

希望他们手下留情。”当时, 一个叫邹*的警察不仅不听我们诉。相反, 他对我们大喊:“你有没有病, 不能由你来决定。”这吼声让我们闻到了酒味, 我们说:“你喝了我们都不敢和你说话。” (其实这个警察根本不在王家坪站台上, 应该不值班。他还说因为太吵干扰了他的睡眠, 其实是来帮忙的。他还威胁阳炎: “只要有警官证, 你就可以执法, 我喝酒你不管, 不喝酒不穿制服, 不上班可以喝酒洒, “我们这些穷人在他们眼里不是人吗?我们不是中国人吗?交警大队无视, 不相信我们说她疯了, 看不见了。
       ” , 所以他们以妨碍公务为由直接将她处死,

并说先拘留再报劳教, 就是想为那个人被咬, 负责人报仇, 否则团队成员被欺负, 作为领导不认真对待,

不帮帮忙, 以后没人听他的, 之后也没有调查, 可怜的无助生病的妹妹就被他们囚禁了。第二天, 我们拿着她的残疾证到交警大队找陈队长说明情况:“这个人病了, 不能再刺激她了。” , 长期吃药), 陈队长同意取消处罚, 放人。我们拿着交警大队队长的签字证明和残联提交的文件到县公安局法制办公室, 要求放人。当时, 法制办的同志说, 单凭这个文件是不能放人的。我们去省级医院或者法医鉴定来算。鉴于这种情况, 我们去找看守所所长, 要求他们停止拘留, 以免耽误治疗。他让我们去原来的处理单位。当我们去找他们交警大队的同志时, 他们说他们没有这个权力, 只能请示上级, 所以他们被推了球。
       无奈之下, 委托人的姐姐(丁**)和现任男友(罗**)到县公安局法制处求他们放人, 并仔细向他们说明情况:“丁世贵是不仅精神病, 而且全身都病了。”法务部的人根本不听我们的解释。他还说, “我们就是想关, 关错了就有治国之道。共产党有的是钱, 死一两个没关系。”我们无言以对, 只好伤心地离开了公安局。 7月27日, 看守所有人打电话给我, 说你姐姐这几天没吃东西, 每天都在呕吐。他让我们带1700.00元带她出去检查和用药。我们终于在奉节中医院见到了她。快要死的姐姐(泪水模糊, 难以书写)。奉节中医院检查结果显示:精神障碍、胆结石、肾结石、宫颈囊肿、急性胃炎、多处软组织损伤的伤口已经开始溃烂。 7月28日, 他们又打来电话, 说只要付400元医药费, 就可以放人。没有任何国家有多小心, 他们说他们不小心烧毁了我的文件。我一家人不是都活了这么多年吗?国策虽好, 做事的人却傻。我们没有发言权。没有人会为我们伸张正义。最好让她自由。如果没钱给她治病, 我就上街求她治病。生病的。 “当时, 听到父亲的话, 我们都很难过, 但我们也无能为力为姐姐讨回公道, 因为她们做官的心是无情的, 快要下班的时候,

她们才知道我姐姐快死了, 所以他们回去下班了。他打电话说:“我不要你的钱。我们将支付你1000元的医药费。来把她带出去。”就这样, 一个健康的人进去, 出来的时候只能在医院接一个快要发脾气的人, 不接就赢了不行。他们不管了。现在的警察还是老百姓心目中的人民警察, 为人民服务吗?还有人性吗?谁来为这个软弱的女人讨回公道, 给个解释, 帮帮忙让我们给你指路。我说的是实话。我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希望打电话来帮助你。谢谢好心人。我给你磕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