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因“崇洋媚外”改名,好经不要被念歪了_海南发展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4日
       你邻居的名字是外国人吗? 奇怪又难以理解? 带有浓重的封建色彩? 如果是这样, 将来可能会更改名称。 近期, 海南、陕西、河北、广东等地开展了不规范地名清理整顿工作。 标准化和标准化。 嗯, 具有强烈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的道叔对此颇为赞同, 但舆论上也有不少反弹。 为什么? 一个非常好的想法, 如果不能按照令人信服的逻辑推进, 如果不能按照法律和规范的程序实施, 很容易引发实质性讨论。 1.取一个外国名字是缺乏自信的表现。
        随着改革开放和国家的开放, 我们发现, 与世界相比, 我们已经远远落后了。 在追赶的过程中, 出现了大量崇拜外国人、混杂外语的地名。 这个社区被命名为意式风情, 商业楼被命名为金源新燕莎商城; 你叫它曼哈顿城, 我就叫它奥特莱斯。 如果你开发一个房地产, 你不叫它塞纳河就卖不出去, 有没有河都无所谓。 卖一个瓷砖家具, 如果不叫马可波罗或者达芬奇, 感觉不值一提, 国外大人的名字和经历跟产品有没有关系也无所谓。 这种洋洋得名的做法, 是缺乏自信的表现。 首先是经济不安全——文化不安全的根源。 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在过去十几二十年的质量和应用性能确实与世界一流水平相差甚远。 这些都不是一时能赶上的, 拥有洋名会对消费者的选择心理产生推动作用。 当然, 消费者在选择房产和品牌时, 首先考虑的是产品的适用性和性价比, 但名称肯定有潜在的影响力。 道叔不是营销高手, 也说不出更深层次的道理, 但绝对没有错, 一句话, 买的不好卖。 除了洋名, 一些刻意夸大的地名, 比如花华国际、龙鱼天下,

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名字, 比如丹溪柳泉、蔚蓝相提等, 可能是为了吸引眼球, 吸引更多关注。 可能是为自己的产品打大旗, 虚张声势。 还是说明信心不足, 产品质量不够。 从历史的角度看, 上述现象是社会发展一定阶段的产物, 与一定时期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程度相适应。 批评他们是绝对可能和必要的, 但首先我们要明白, “大、外、奇、重”地名的出现并非偶然现象。 记得20年前, 在道叔的家乡,

当地有一家蛋糕店,

名叫米莎贝尔。 今天, 它看起来像一个典型的外国人, 但在当时的当地却是一个大新闻。 如果你能去那里吃一次, 对于孩子来说, 那是多么幸福啊。 2、改外国名字也是缺乏自信的表现。 正如我刚才所说, 外国的名字显示出缺乏信心。 那么, 今天, 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美国也不能坐以待毙, 试图遏制中国。 我们在经济上有信心, 增长速度不怕放缓, 家里还有很多剩余粮食。 相应地, 在文化上, 我们也变得越来越自信。 过去看到外国人, 我们会四处张望, 但今天我们已经习惯了。 在这种情况下, 近几年新建的住宅小区和商业项目, 放眼望去, 贪得无厌的越来越少, 有民族特色、有历史背景, 至少有名气, 越来越多了。 . 相信在未来, 不用担心, 那些依附于外国地名、人名的社区和商业建筑, 会逐渐自行消失。 因为消费者的心理发生了变化, 所以对文化标准的整体需求上升了。 今后, 无论新建住宅区还是商业设施, 都规定不得使用外文名称。 总而言之, 这是一种市场行为, 需求端的升级自然会倒逼供给端主动消除假火。 没看到,

很多国外商家都支持支付宝和微信支付。
        不是因为消费者话语权的增加吗? 这种情况下, 政府主导的更名, 是不是有点多余? 道叔很难得出这个结论。 说他应该跟风更合适, 但他觉得这也隐含着一种不自信。 最初几年, 江苏拥有千年历史的骆马湖“更名”。 有人将湖名改为“麻湖”。 这是缺乏自信的表现, 从那以后就没有变过。 社区有一个外国名字或一个奇怪的名字。 只要不违法, 可以保留。 我相信群众的眼睛是敏锐的, 相信以后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少。 如果你保留它, 你仍然可以成为一个消极的老师。 另外, 如果一个住宅小区叫加州沃特县, 确实是洋洋洋洋, 但对我们的正常生活和房子的价值没有影响。 据媒体报道, 一位国外知名社区的居民表示, 如果能就近解决孩子上学的问题, 别说东方罗马花园了, 我们很乐意称它为长安县花园。 也就是说, 在一些民生问题没有得到较好解决的情况下, 大张旗鼓地改名, 很可能给社会和老百姓留下做表面工程的印象。 当然, 这种情况很少见, 但是改名过程需要多少钱? 谁来承担? 改名的标准是否合理? 这些问题仍有待澄清。 (日前, 广东省民政厅印发《关于公示不规范地名清理整治名单(第一批)的通知》, 广州市第一批地名共有23个。 3.火车票来的时候是谁报的??改名不代表小区门口的字被铲掉换成新的, 这背后有一系列的事情, 还有一个 很多费用。
       首先想到的是, 房本上的名字要不要改?可能花不了多少钱, 但需要时间。身份证上的名字呢?上面的名字呢? 账本?小区名称变了, 商业项目也改了招牌, 更新一系列城市地图、导航、路牌、工商登记信息, 需要多少时间和多少? 努力?谁来承担?赵本山的 求助, 火车票来的时候是谁报的? 这需要明确和合情合理, 才能做出好的举动, 以免打扰不愉快。 此外, 在各地推动更名的过程中, 标准存在不一致和含糊不清, 也让人怀疑政府做事没有充分的论据。 例如, 《非规范地名认定原则和标准》中提到的某地名中含有外文名称的地名, 除体现中外友好的地名外, 应予以清理整顿。 比如提到林肯公寓、马可波罗大厦、哥伦布广场都得改, 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没有。 问题是, 林肯和哥伦布真的与我们无关, 但马可波罗不就是将中国文化传播到海外的使者吗? 为什么他没有体现中外人民的友谊? 再加上封建色彩浓厚的地名识别, 皇帝、帝都、皇宫、皇宫都要改, 那么北京的王府井呢? 还有, 什么样的地名奇怪难懂? 某地提出“反修桥”算, 意思是怪诞离奇。 道叔只能说这是缺乏历史常识的表现。 反修改和防止修改是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流行语。 没有必要再举出更多的例子。 这种容易让人挑毛病的原则和标准, 只能说明好的经文被误读了。
        如果真如有人说的“采取部门协商、专家论证、公开听证会等措施, 就清理不规范地名充分征求各方意见”, 相信效果会 非常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