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承认其密友内山完造是日本间谍(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13日
       作者赏金猎人工会鲁迅在他1933年出版的《伪自由书》的“后记”中谈到了内山关西。鲁迅的这段话可以说是一篇精彩奇特的文章:内山书店是日本浪人内山万所建, 表面上是开书店, 其实是日本政府的侦探, 每次跟中国人有话要说, 举报马上去日本领事馆。这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 只要稍微靠近内山书店的人都知道。” ——鲁迅的话表明他是内山的间谍 身份一清二楚。 1926年底至1927年, 鲁迅人生最关键的转折点, 投靠日本间谍。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 他完成了从一个仰慕日本的人那里彻底投降的过程。甲午战争以来, 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1915年1月, 日本提出“21”灭中国, 3月占领沉阳; 1919年, 日本在巴黎和会上提出要占领山东, 全国掀起抗议。1926年, 日军轰炸塘沽, 导致“3月18日”大屠杀。日本帝国主义灭亡中国的野心, 人人皆知, 为之痛恨。然而, 1927年, 鲁迅离开广州后, 于10月3日抵达上海, 定居在虹口地区的日租界。
       早在1870年, 日本人就开始在虹口地区居住, 同年该地区被非正式地纳入公租界管辖。 1898年,

日本参与了租界的管理。 1910年虹口地区日侨人数它超过了其他国家的侨民, 排名第一。 1916年, 日本巡警接管虹口地区治安事务。 1925年6月9日, 日本向虹口地区派遣海军陆战队。所以, 鲁迅在虹口地区居住的时候, 就住在完全被日军控制的地区。 1926年“3月18日”大屠杀后, 鲁迅于4月12日发表了一篇题为《缅怀刘和振君》的文章。他似乎对刘和振的死心烦意乱, 尤其是对刘和振对自己的钦佩。
        .关于中国的文章里其实有这么一句话:“我一直不怕用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中国人。但这一次, 给我的惊喜很多。
       第一, 当局可以这么残忍, 一是说八卦的人太自卑了……”, “然后是几个所谓的学者和学者的阴险论调”, “中国军人屠杀妇婴的伟大成就”, “维持这个不人道的世界”。等等。
       中国人最恶毒, 中国文人阴险, 中国军人杀妇孺, 全中国是一个没有人性的世界。 ——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国家吗?最后, 鲁迅说:“我明白垂死的民族为什么沉默了。沉默, 沉默!如果你不沉默爆发, 你将在沉默中灭亡。”鲁迅断言, 中国是一个垂死的民族。不过, 说到“沉默”, 就有点莫名其妙了。老师、学生和社会各界纷纷起立, 举行了大规模的抗议游行, 怎么能称为“沉默”?如果说是“沉默”, 那只有鲁迅本人——一个死人任北洋市政府下级科长。问题的关键是, 刘和珍等人为什么上访?事实上, 刘和振和学生上访, 抗议日本帝国主义轰炸塘沽。然而, 文章中并没有谴责事件的罪魁祸首——日本军国主义。换装, 但对日本鬼子没有不敬。只骂像老虎一样的奴隶, 而不是主人, 这很有趣。尽管如此, 我还是害怕在日本引起误解。几个月后, 我匆匆扔掉了《藤野老师》一文, 详述了我对日本老师的深切怀念和感激之情。
       在全中国痛恨日本侵略野心的时候, 有一个中国人站出来说了这句话。日本的间谍机构很容易发现并奉承他们。这样的人在当时是极少数。鲁迅的努力没有白费。不久, 一位名叫清水安山的日本人将鲁迅推荐给了上海的岳山万藻。在清水安山的推荐下, 鲁迅于 1927 年 10 月 3 日抵达上海。仅仅一天后的 10 月 5 日, 他就到日本内山勘三开设的书店“买书”。 10号继续逛了两天内山书店, 12号一天逛了两次内山书店。而且, 他买完书没有离开, 坐在沙发上喝茶抽烟, 让书店把书送到他家, 显然是在等着老板出现。经过内山万藻的观察, 证实鲁迅的诚意很高, 所以才出现.鲁迅随心所欲地接过人头。后来, 衣山万藻在书店里专门为鲁迅准备了一把藤椅, 放在一个隐蔽的角落, 避开人们的视线。鲁迅几乎每天都躲在内山书店。 1976年, 清水安三在《我想念鲁迅》中说:“我告诉很多人, 如果他们想在上海见到鲁迅, 可以在四点左右在内山书店见到他。”这里所谓的“人多”, 当然都是日本人。显然,

鲁迅每天都可以轻松地与这里的日本“朋友”频繁接触。而如果你经常在自己家里来来去去日本人, 显然会引起很大的怀疑, 而作为一个学者, 去书店是有道理的, 而且是天衣无缝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