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之差 中国告别土地财政!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8日
       水皮雄安的发展被誉为千年大计。人不能活一百年, 千年大计意味着雄安的发展绝非一代两代的事情。准确地说, 这不是时间问题, 而是方向问题, 它代表着治理国家的决策层和社会、政治、经济的制度安排的思考。政治和经济一直是同一枚硬币的两个方面。因此,

雄安新区的发展也可以看作是政治改革的试验田和理想国。中国的城市化看似是一个经济问题, 但本质上是一个政治问题。土地金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中国城市土地名义上为国家所有, 农村土地为集体所有。但在城镇化进程中, 政府可以通过征收将集体土地转为国有土地, 然后通过招标、拍卖、挂牌等方式出售给开发商。过程中增值了, 增值部分大部分进入了金融和开发商的腰包, 而土地的拥有者则变成了失去土地的农民。他们得到的补偿远远少于土地损失造成的损失。
       这个过程变成了农村消失, 农民变成城市居民,

没有收入保障的过程。社会财富积累的过程已经成为贫富差距不断拉大、基尼系数不断刷新的过程。房地产成为中国支柱产业的过程也演变成一个过程。绑架GDP的过程。如何解决这个矛盾?雄安的战略是共发展、共拥有、共繁荣, 把一个冲突的过程变成一个多方合作的过程, 一个地方思考, 一个地方努力。政府和农民共同拥有土地, 农民拥有一半的分红权, 不仅可以防止政府高价征地, 还可以保证农民未来的长期收入。当然, 现在更有利于成本价房的发展。让房子回归生活本质, 让土地摆脱金融贪婪, 让灵魂安放在安静的角落。房地产开发已成为房地产开发。一字之差, 意味着中国经济迟早会告别土地财政, 地方政府可以早晚处理。如果政府不炒地, 开发商就不可能炒房!只有在此基础上, 才能实现租售同权, 才有产权共有的基础。在雄安看来, 租金必须是第一位的。外国人只有积累了一定的积分, 才有资格买房。在所有权几年后, 它们也可以转让。不过, 这次转让的对象不是别人, 而是政府。 , 也就是回购。
       雄安的一举一动都具有标杆意义。北京的共有产权住房政策对标雄安。事实上,

北京的共有产权房就是脱胎于所谓的自住商品房。在老百姓的概念里, 不管是自住还是自住, 只要是商品房, 都可以自由流通, 增值收益应该归持有人所有。这三个十年的商品房发展史, 给了大家思维的惯性。商品房的本质是可以自由买卖;因此, 即使在共有产权概念的早期, 个人购买者也有一定的时间。梦想, 从而实现预期升值, 但北京最新执行办公室法和中国完全消除了这种思想。根据最新规定, 5年内不能转让, 只能回购给政府。 5年后, 自有股份可以转让, 但政府有优先权。受让人还必须符合购买共有产权房屋的条件。也就是说, 共有产权的房产永远是共有产权的房子, 不能由政府出售, 也不能归个人所有以牟取暴利。未来真正的房管局可以做很多事情。树不能长到天上, 这个道理你们都明白吗?不必要。尤其是十年调控空调, 房地产价格十年翻十倍, 投资者相信房价会下跌可能比相信股价会上涨更难, 但放手不成问题像这样吹泡泡。中国居民的房地产贷款仅为2万亿元。
       去年是6.5万亿元, 相当于GDP的10%。今年1-7月, 新增居民中长期贷款4677亿元, 低于去年同期。半年减少500亿, 但消费贷款短期增加1.06万亿, 同比增加7137亿, 而去年同期只有8000亿左右, 相当一部分消费贷款化身“首付”, 开发商去库存, 居民加杠杆, 谁来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