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理财子公司强势登场 信托的好日子还有多久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6日
       北京报道, 12月2日, 银保监会正式发布《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这意味着目前22万亿银行财富 管理市场正式进入子公司独立运营时代。 但作为银行理财非定向投资的重要渠道, 银行理财子公司获得独立法人地位后, 对信托行业的影响不容小觑。 西南财经大学信托专家、教授陈驰表示, 理财子公司的设立对于信托业和信托公司来说既有竞争也有合作, 但目前看来竞争更多。 执照的优势被削弱了。 目前, 我国金融业是分开经营的。 银行只能做银行业务, 保险只能做保险业务, 证券只能做证券业务。 只有信托公司是我国唯一一家可以跨越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和产业投资领域经营的金融机构, 其独特的制度设计赋予了信托功能的多样性和使用的灵活性。 值得一提的是, 信托牌照最为稀缺, 监管部门已明确表示不会再发放新的信托牌照。 因此, 这些年新成立的银行、保险公司、证券公司, 却始终只有68家信托公司。 据了解, 信托公司一直是银行理财投资非标资产的重要渠道。 在合规性约束下, 商业银行往往通过信托渠道完成某些业务, 而信托公司则依靠银信合作带来的资金扩大资产规模。 《办法》内容显示, 在允许银行私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票、公募理财产品通过公募基金间接投资股票的基础上, 理财子公司发行的公募理财产品为 进一步允许直接投资股票; 而《办法》中的理财产品销售没有起点。 在非标债权投资方面, 《办法》仅要求非标债权资产的投资余额不得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的35%。 在很多资管行业人士看来, 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政策优势非常明显。 从理财子公司的业务范围来看, 银行理财子公司的业务范围包括公募理财和私募理财, 以及咨询咨询服务。 事实上, 它不仅覆盖了信托公司的整个业务范围, 而且在公共理财业务方面也大大超越了所谓信托公司的传统优势, 从而大大拓展了理财子公司的市场空间和竞争力。 市场人士认为, 长期以来, 信托公司作为银行理财投资非标资产的重要渠道, 承接了大量银行理财资金, 并依托渠道业务不断扩大非标资产规模。 委托资产。 理财子公司可以在一定限度内投资非标债权资产, 这意味着商业银行在理财资金的配置上拥有更多自主权。 事实上, 随着《办法》的实施, 业内对银行理财子公司等同于“信托+公募”的解读不绝于耳, 人们普遍认为这是赢得巨额政策的“万能牌” 股息。 这将对信托行业产生影响。 接近监管机构的人士称, 理财子公司并非“超级”其业务与信托业务有着本质的区别。 对于根据信托法律关系设立的银行理财产品, 各种私募资产管理产品也是根据信托法律关系设立的, 并不代表银行理财子公司具有信托业务执照。 合作受到较大影响 2018年以来, 受“去渠道、去嵌套、去杠杆”等监管政策的影响, 占据渠道业务相当比重的银信合作业务呈现出 规模急剧下降的趋势。
        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统计, 2018年二季度, 受监管政策影响, 信托业资产管理规模持续下滑, 其中渠道业务下滑最为明显 ,

由单一和交易管理信托主导。 以交易管理信托为例, 该类信托规模从今年一季度的15.14万亿元下降到二季度末的14.30万亿元, 合计减少8414亿元。 今年一季度, 统计显示, 交易管理信托规模为15.14万亿元, 较2017年四季度末减少5044亿元。根据溥仪标准分析,

信托行业已 开始从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
        粗放式增长的必然结果, 也体现了宏观经济稳中向好、资本市场波动加剧对整个信托行业收入水平的影响。 “由于银行可以通过理财子公司开展混业经营, 所谓的银信合作、银证合作、银保合作将被大大削弱。一家上市信托公司的负责人表示, 传统的主流商业模式 信托公司被打乱, 传统的银信合作必然会被大大削弱、减少甚至退出市场。 立足实体经济, 充分发挥实业投资银行职能;着力多元化业务, 向细分领域发展;不断丰富产品体系, 满足客户需求, 继续承担支持服务的重任 供给侧改革促进经济平稳增长 差异化竞争是出路 t、在居民财富快速积累的背景下,

财富管理无疑是信托公司的巨大机遇。 据《2017中国私人银行报告》显示, 过去10年,

中国个人和高净值个人财富以每年20%左右的速度快速积累。
        2016年, 中国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规模达到126万亿, 位居世界第二。 2016年, 中国高净值家庭数量超过210万户, 金融资产总额占中国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总额的43%。 到2021年, 中国高净值家庭数量将达到400万户, 高净值家庭可投资金融资产总额将达到111万亿。 财富管理市场空间巨大 长安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董事长高诚诚认为, 此前, 信托公司主要从事资产管理业务。
        ETC积累了一定的资源优势, 具备向高端理财升级的基础。 与银行理财子公司相比, 信托公司可以开展的理财业务包括财产信托、家族信托、慈善信托等业务, 不属于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范围。 此外, 在自有资金使用方面, 银行理财子公司不能直接投资信贷资产, 也不能开展租赁等业务。 “这些都是理财子公司的局限。” 上述高管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 今年以来, 信托特征的创新业务逐渐成为常态。 数据显示, 截至10月底, 信托公司发行特色产品的首期募集金额占产品注册总规模的42%, 整体业务规模逐步确立上升趋势。 其中,

资产证券化领域整体规模前三季度保持一定增长, 三季度较一季度增长12.22%; 慈善信托三季度呈现快速增长态势, 增幅约20倍; 此外, 2月份以来, QDII注册信托和消费信托的数量明显增加。 高成成表示, 未来信托公司业务转型成功的关键在于以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为根本抓手, 着力提升资产管理能力, 发挥促进资本形成、降低融资成本、 提高资金配置效率。
        在此基础上, 充分发挥信托制度优势, 拓展财富管理、资产证券化和受托服务业务, 打造特色信托业务, 延伸自身能力圈, 拓展业务领域, 真正建立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 和盈利模式。 支持行业实现长期可持续的自主发展。